亚搏首页

媒体称火车补票退款难实现 须找回原票才退款

浙江在线杭州10月18日讯(浙江在线 首席记者/施宇翔 记者/胡昊 编辑/沈正玺) 这几天,关于浙江大学一名学生因火车票丢失被要求补全票而起诉昆明铁路局一事在持续发酵。(新闻回顾:实名制火车票遗失后遭强制补票 浙大学生状告铁路部门)对此,昆明铁路客票所主任张平回应称,此前出现过1人凭车票乘车,1人凭同一车票的购票记录乘车;铁路部门之所以推出挂失补办措施,是为了防止有乘客恶意逃票;如果旅客遗失车票可先补票乘车,核实后到站再退回补票款。

针对铁路部门的回应,今天浙江在线记者到火车站进行实地体验,结果证明张平的说法很难与实际情况相符。

补办车票为了防止恶意逃票?

记者体验:有票没证和有证没票都不能进站

按照昆明铁路客票所主任张平的说法,现实中会遇到这样的情况:甲购买了车票,乙没有购买车票,甲把自己的车票交给乙,乙凭甲的车票进站乘车,而甲用自己的购票记录进站乘车。所以,铁路部门之所以推出挂失补办措施,是为了防止有乘客恶意逃票。

今天下午,浙江在线两名记者来到杭州火车东站,试图对实名制车票进站手续和流程进行体验。甲记者从网上购买了一张今天下午13点47分,由杭州东开往绍兴的G7669次列车。

甲记者在车站取票后,将这张纸质车票交给了未购票的乙记者。随后,甲记者来到车站的安检口准备进站上车,甲记者先向检票人员出示了自己的购票短信、邮件等购票信息,检票人员表示一定需要出示身份证;于是,甲记者又拿出身份证给对方。

检票人员在验票机上刷了一下,“你的身份信息显示这张车票已经取过了,请出示车票。”检票人员说。

检票人员告诉甲记者,只要已经取票,必须得出示纸质车票才能进入车站,此时光凭身份证是无法进入车站的。因为甲记者此时手中并没有纸质车票,只能出站。

另外一路乙记者拿着带有甲记者身份信息的车票,从另一个安检口准备检票。当乙记者把车票交给检票人员时,对方马上向其索要身份证,“必须人、证、票合一才能进站。”检票人员如是说。

由于乙记者无法拿出和车票一致的证件,也不能进站。

因为在7月30日,浙大学生陈同学购买的是一张K字头的火车票,于是,浙江在线记者随后又买了一张K字头的车票进行再次验证。

这次是由乙记者购买一张由杭州东开往德清西的车票,取票后,乙记者将纸质车票给了甲记者,乙记者欲只凭身份证进站,甲记者欲只凭纸质车票进站。

验证的结果是两名记者依然都不能进站,检票人员给出的说法是K字头车票必须取票,也必须人、票、证一致方能进站。

从这次体验记者明显可以感觉到,昆明铁路客票所主任张平所描述的这种情况,只要车站的安检人员严格按照人、票、证一致的原则检票,根本不会放过“漏网之鱼”,也就是逃票行为,在第一道关口可以进行杜绝。

遗失车票可先补票再到目的地退回补票款?

记者体验:须找到丢失车票方能退款

另外,记者注意到张平在回应媒体时,还提到了车票遗失后的补票问题。

张平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在实行火车票实名制之前,旅客丢失车票需要重新购票才能乘车,丢失车票的经济损失由旅客自己承担。但实行火车票实名制后,铁路部门推出了丢失车票挂失补办措施,即旅客先办理补票,补票是按照原票价补票,再进站乘车,经核实丢失车票使用情况后,到站再退回补票款。

按照这种说法,假如记者遗失了车票,可以先补票,进站乘车后进过相关核实程序后,到了目的地车站可以退回补票款。

事实真是如此吗?记者随后来到了杭州东站北二售票窗口的退票窗进行了讯问。

记者称自己乘坐绍兴开往杭州的列车,在车上遗失了车票,后经列车长要求已经补票,之前的购票记录均有短信、邮箱等验证信息,现在能否退回这笔补票款?

退票窗口的工作人员经过向领导请示后告诉记者,要退回这笔补票款需要满足两个条件,首先是要找回丢失的原车票,其次是要有列车长的行程签字,两者缺一不可。

也就是说,如果旅客遗失车票后找不回丢失的那张票,即使办理了补票手续,在车上拿到了列车长的行程签字,到了目的地后,依然不能退回那笔补票款!

浙江从去年开始实行票、证、人一致进站

浙大学生:期待法庭上以事实说话

记者从铁路杭州站方面了解到,自从去年开始,浙江各个车站基本上就开始实行票、证、人一致才能进站的规定了。“如果是那些刷身份证上车的动车组班次,在进站口身份票面验证处的电脑上,也会显示身份信息和票面信息,工作人员一看就知道这个车票到底有没有信息,有没有取出来,甚至还会要求提供订票确认的短信作为辅助。如果是K字头的火车,更是一定要凭票进入,不可能有例外”。铁路杭州站相关工作人员表示。

而对于退票的规定,杭州站方面也表示,到站后如果能找到原始车票,带着原始车票、补票的车票和列车长的行程记录证明,也是可以退票的,“如果没有原始车票,那就无法证明确实是因为丢了车票才进行的补票,而列车长的行程记录证明则说明乘坐列车的起点站和终点站是不是和票面相符,这些都是需要交叉验证的,相对会比较麻烦一点”。

记者今天下午再次致电浙江大学的陈同学,刚丢了手机的小陈声音有点疲惫。她说,昆明铁路局的解释,她还没有看到过,但不管怎么样,还是在法庭上以事实说话吧,“现在在开庭前,双方都有说话的机会,但这个事情,公道自在人心,相信法院会有一个公正的判决的。”来源: 浙江在线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抛弃洪秀柱的国民党何曾辉煌

总有人为国民党的今日唏嘘,可我一点也不惋惜。我不觉得它曾经伟大,也不觉得它有过什么辉煌,它曾经丢过大陆,也不差再丢掉台湾。台湾确实创造了华人世界的民主,国民党如果有辉煌,那就是参与缔造了台湾民主。但这个辉煌实际意义,就是——国民党随时可以被抛弃!


还是熟悉的雾霾和熟悉的味道

无论是“APEC蓝”,还是“阅兵蓝”,都说明了地方政府不缺整饬污染的办法,只缺决心和态度。只要政府部门勇于下决心,努力想办法确保蓝天白云,蓝天白云就一定会出现。


“双起论”赢了新闻立法

当记者被人捉了去,看先生大谈新闻立法时,观感很不是滋味,可以说很不好。如果你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一单记者被抓事情上谈论新闻立法未遂的遗憾,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新闻立法应该承认其历史话语的局限,将不死的希望拼命向体制的深渊中拖曳,确实不好。


机关“股神”,“吓死宝宝”

股市的“水”太深,我曾建议朋友,若无“特殊”的消息渠道,就别趟股市这一浑水!要不然,奥迪进去、奥拓出来是小事,弄不好就成奥妙洗衣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